Travis' Buzz

blog.travisxu.com 也可以的

二维码促成传统或网络电视广告与电商的结合

这个想法其实在前段时间回千岛湖的路上无聊想到的。
电视机屏幕面积够大,一段广告30多秒,难道容不下二维码吗。而且电视广告播的基本都是新产品,新产品图的是品牌认知与新鲜感。比如电视广告播一双新款的耐克鞋,观众很有兴趣,于是手机对着广告二维码一扫,第二天就到货了。而日常用品,或许更快,几小时就到。
当然,这是厂商、电商网站、广告商、电视台、物流、当地销售商等通力合作才可实现的。
不过,广告商、电商网站、手机客户端三位一体是最快实现的组合。

1 / 想法

利用E-mail实现IM的跨平台

不论是国内的QQ还是国外的facebook,最流行的永远是e-mail,这种人手一只,或者人手n只的祸祸,是不是也该被翻翻新。
目前各路im混战,各种协议,互不相通,但又何必呢,至少有一种协议肯定是通的,电子邮件协议。
也有公司在做邮件账户管理的软件,其实再多走一步,就是im了。
facebook mail ,也叫 “Messages”,其实就很清楚了,对,就对话形式的展现,就是im。
只要对方有e-mail,就能添加聊天,读取并匹配双方的邮件联系人,再加上来往邮件频率,就能形成轻熟人关系。

/ 想法

用户出售自己的数据

3Q大战打的火热,我跟一大圈基友都开始呼朋引伴使用MSN了,不论360安全卫士安不安全,我觉得腾讯这边肯定我们是栽了,与其你们来争用户的数据(包括更隐私的数据),倒不如我们直接来出售我们的隐私,或者说注册信息。

/ 想法

虚拟现实游戏

其实我本人对游戏一点都不感冒,但是偶尔回去琢磨一些手机软件,嘀咕就是我一直关注的,我有嘀咕非常早期的账号。
占地盘这个游戏出来没多久,是少有的基于地理位置的游戏。
通过去一些新位置报道,占地盘,也可以多去一个位置,通过频率占有地盘。
实话说,这其实并不是特别有趣,而且没有什么商业价值,我们可以多一些大胆的思考。
我现在的手机是android1.5的,但是有google地图,那么想的将有点可能。

/ 想法

Timeline是用来记录人生的

SNS已经很火了,但移动互联网还是相对一片死寂,看新闻、读小说、下游戏等等,现在各大SNS网站也确实开发了一些手机客户端,但那都是照本宣科地移植,根本无创新可言。
小小地谈了一次恋爱,也很想记录彼此的一些细节。
对单个主体而言,时间是最无重叠性的,其实也就很简单的一句话:什么时候谁跟谁在哪里做什么。
那意思才是所在,当然,虽然时间轴现在是普遍的存在了,但是还只是枯燥的记录。意义就是从时间轴上可查询哪段时间谁跟谁所有的经历,一起去过哪儿,去了几次,第一次牵手是什么时候在哪儿,第一次约会是什么时候在哪儿,孩子在什么时候在哪儿出生,孩子第一次叫爸爸是什么时候在哪儿。
结婚了,导出所有两个人的经历,形成时光影...

/ 想法

创意信息流也可以售卖

由于自己的想法太多,但又很难实现,所以我转向为创业者服务。当然或许说是为有想法的人服务。
当时,我把想法分成两种,一种是小创意,一种是大创意。
小创意,可以是生活中工作中,人们对某些产品物品的优化建议或者是新创产品的想法,可以是几百字也可以是几句话,全部扔进创意信息流里,就如同人们把创意的水滴扔进水渠,然后让需要的人截流,一段一段地有偿取用。
大创意,是有整个产品计划的项目。我们召集一些想创业的各个岗位人才,在职但登记在册,同时我们也谈妥一些投资人与机构,登记在册,一旦有项目经审核,可行,便临时组建团队开发推出。
其实思想就是,点子、技术、资金,有需求即集合。

/ 想法

用户账号的统一管理

时至今日,各种软件各种网站,于是有了各种账号各种密码,你记得住吗?反正我是记不住了。
如果我们用统一的账号统一的密码,感觉又不可能,谁的账号没被谁注册过了?
是不是得有一个浏览器插件或者软件或者网站来帮我们解决这个问题?
安全是个问题,我们把账号密码给别人托管,是挺危险的。

/ 想法

在人生的边缘

只身驻足于这嶙峋陡峭之巅,暮秋暮日,我的暮年,或许真的,前进一步是黄昏,退后一步,便是屈指可数的人生。
风很急,很急,吹得我在地上打滚,好不容易,站起来,却发现手杖竟掉进长江中去了。唉,罢了,罢了,人家望不到头的长江滚滚远道而来,送他根手杖也是应该的。咦,帽子呢——怎么会在猿粪上?!猿粪,猿粪,就当缘分吧!天朗气清,但总觉晦气,要不,猿兄怎会叫得这么那个呢?是不是他拉个猿粪,却过招摇,就借我帽子掩一下猿粪?若是这样,那还用“借”,好歹是猿兄,但毕竟猿粪也是缘分,不,但毕竟缘分也是猿粪啊,猿粪可是那个呀,帽子可是这个呀,把这个放在那个上,然后又把这个放在我有白发苍鬓的另一个上,这真是哪门子哪个与哪...

/ 生活

如果我早生一个世纪

如果我早生一个世纪吧。
我无疑不过“穿着土布棉衣,目光呆滞,畏畏缩缩”,难不成也是“那个时代到处可以遇见的一个中国平民”。或许我不是道士罢。但注定地,我也得逃荒,可能有幸由我“当了莫高窟的家”,当然,我不会去塑天师什么的灵官什么的,但那几座塑雕无论如何也得“委屈一下”,毕竟是“中座”罢,过于碍事!
刷是一定要刷的,至于刷个几遍,我也不“讲个认真”,就一遍罢,不过得多刷几个洞窟,好容易搞个窝可以钻钻,我还刚满二十,得拐个婆娘过家家罢。
什么时候有了下一代,还得逐个刷下去的,那中座的塑雕当然也得逐个“委屈”下去罢。只要婆娘不吐“不”字,天高皇帝远,哪个管得上!
那个“司大人讳代诺”,只要不对我婆娘挤眉弄眼...

/ 生活
1 2 3

© Travis' Buzz | Powered by LOFTER